【特別報導】興大威哥的奇幻桌生

更新時間:2017-12-01 16:24:05 / 張貼時間:2017-12-01 16:09:14
興新聞張貼者
單位秘書室
新聞來源興大圖書館
1,156
稿源:2017-12-01 圖書館網頁/圖書館的故事

一個中興大學圖書館的故事–威哥的奇幻桌生

紅檜
大家好!我是威哥,我要來說一個關於圖書館和桌子的故事。
  
故事要從我的出生開始說起。我的生命始於一顆臺灣紅檜小種子,隨風飄蕩著,直到某日一個暴風雨的夜晚,我掉落在一群巨樹同伴的附近,在其他傾倒的樹木留下的廣闊空間之中,陽光照耀下我迅速地萌芽茁壯。這年是1796年,正是年邁的乾隆皇帝讓位給他的兒子嘉慶皇帝的那一年。我札根在守城大山的深谷中,終年被薄霧和雲環繞,而在一個世紀半之後,守城大山成為了惠蓀林場的一部分,隸屬於中興大學。在200年前,守城大山仍是一塊擁有一片青鬱、高聳針葉林地的處女地,安靜得只聽得見風的低語和淙淙流水聲。而我最享受的是那來自太平洋的東風所帶來的濕潤涼爽的空氣,沈浸在早晨的山嵐之中,沐浴在午後短暫的金色陽光之中,至今我仍深刻地記得那段時光所擁有的寧靜和慵懶舒適。我在那兒生活了150年,變成30公尺高、直徑150公分,有著閃亮鱗葉和厚纖維棕色樹皮的參天巨樹,一棵在守城大山的山谷中健康昂揚的紅檜(圖1)。

但是,我平靜的生活很快就結束了。在1954年的一個早春清晨,一群伐木工人帶著鏈鋸出現在森林邊,無情的展開野蠻的砍伐,所有谷中的紅檜全倒下了,僅餘殘存的樹墩,無一倖免。我們被卡車裝載著運送到台中市南門路上的台木公司鋸木廠(圖2),首先,我被分解成平整的厚木板,接著被鋸開並直接修整成一塊長180公分、寬90公分、厚5公分的桌板,底下安裝了4支桌腳,並由2支橫桿連結當作腳踏之用(圖3),直到現在,這點仍是我最顯著的特徵。自此我開始有了桌子的樣貌,最後,我被拋光磨亮並以透明的亮光漆上漆,成為了一張閃亮的實心木閱覽桌。

年輕的省立農學院
有天,經過短程的運輸,我被運送到一棟二層樓建築物。它是全新完工的台灣省立農學院的圖書館(圖4),事實上,省立農學院與台木公司僅有一條街的距離,而值得一提的是,這間圖書館是當時校園內第一棟且最高的鋼筋混泥土大樓。伴隨著其他的桌子,我被置放到二樓的一間自習室,從那時起,我以桌子的身份與4張椅子一起提供學生們課前課後的學習和做功課(圖5)。

在1954年,省立農學院的校園相較於現今的校園範圍小了很多,由東到西橫跨國光路到椰林路,由北至南則涵蓋興大路到忠明南路,而當時國光路和忠明南路還未發展,省立農學院四周都是大片的稻田、菜園和魚池,而之後那片地的某區塊就成了如今圖書館的現址(圖6)。

當時建築物和教室主要沿著椰林路分布,圖書館則是朝東座落於椰林路和大學路的南西角,即如今理學大樓的位置。穿過椰林路,則是我喧鬧的鄰居-田徑場-學生們上體育課的地方(圖7),即為現今土木環工大樓所在地。

在1954年,省立農學院所有的教師成員有113位,5系的學生約有1000位。雖然1950年代的物質生活水準貧乏,學生的學習精神卻令人欽佩。他們求知若渴並認真學習,學生們一早就在圖書館開館前於門口排隊,以便優先搶得座位,館內320個席次幾乎天天滿座;晚上,圖書館則變成校園內最明亮的大樓(圖8)。

1960年代早期,戰後嬰兒潮世代適逢入學年齡,1961年省立農學院獲准轉制為3個學院的省立大學,「中興大學」這個名稱首次正式出現。興大開始透過幾次的土地徵收,朝西擴大了校園版圖,將過去是稻田和魚池的那片土地納入,校園迅速加倍變大。就從那時開始,興大展開了連續不斷的發展。在主校區內的13個系所學生註冊人數很快就超過了1700人,為了因應不斷增加的空間需求,興大增建了一棟三層樓附加建物在原圖書館大樓的北邊,呈L型排列(圖9)。所有木製傢俱都被翻修和上漆,在新建築開館當天,我被塗上了一層深棕色的新漆來歡迎學生們。

馬桶座及水箱
由於學生註冊人數直線攀升,新穎、寛敞的圖書館需求於焉產生。新館的建地選定在中興湖南岸,於1980年完工,新館落成後不久便成了學校的地標。它是一棟複合型建築物,包含三個主體:東側是一座4層樓高、馬桶座型外觀的閱覽室,西側是一座長方型高塔式書庫,兩個建築體間則以串連結構相接(圖10)。這樣獨特的外觀很快地使它有了一個親切而不嚴肅的暱稱:「馬桶座」。馬桶座閱覽室提供高達1000個座位,解決了圖書館長期以來空間不足的問題;而高塔式書庫其實為一座大型水泥結構外殼,內部則是由7層鋼製地板獨立建置而成,每層樓地板利用鋼柱直立支撐著上層樓板,層層堆疊。這樣的設計,卻正是19年後的921大地震中,造成此建築遭受嚴重毀損的致命因素。很快的,我們全搬進了新館,而我仍以閱覽桌的身份服務著;直到某天,許多新買進來取代我的閱覽長桌運送進館,唉!我的悲慘人生就此開始。這些新桌子由膠合板製成,桌下有二片平板支撐(圖11),被漆成淺棕色,桌面是堅硬的塑料桌板。搭配桌子的椅子也有奇特的外觀,每張椅子都是由單片的膠合板扳彎成ㄣ字型,造型十分特別。然而,卻沒有任何人認得我—在厚重的褐色外漆之下,是一張貨真價實的紅檜實木桌--我就這樣被移到了地下室,置於大車庫裡,變成了庫存品。

1971年,學校升格為國立大學,共有23個系所,學生人數到達3172人,教師共684人。隨著時光流逝,圖書館員在我身上堆了各式各樣人們想像得到的東西:過期報紙、壞掉的椅子、甚至是鍋爐等;而信不信由你,我甚至還一度成了一個貓家族的家和遊樂場,任由小貓們在我身旁跳上跳下。1999年春末,圖書館遭受跳蚤侵襲,其來源最有可能就是這群流浪貓。跳蚤侵襲力強,牠們爬樓梯逐步往上干擾,當時的館長為了查緝真兇源頭,一路追查至地下室,才意外地發現了被埋在堆積如山雜物裡的我。在刮掉一些外漆、聞了聞木頭味道之後,他立刻發現了我的真實身份:一張真正的檜木桌。終於,我從長達約18年的悲慘命運中被拯救出來,很快地運送到一個木工廠,有個木匠幫我把身上磨損的老漆刮除,經過拋光磨亮,再塗上一層透明晶亮的亮光漆,我重新擁有了40年前那優雅、亮麗的外表。有天,我偷聽到關於把我放到馬桶座閱覽室角落,作為經典文物展示的計畫,我非常高興,迫不及待那天的來臨。

921大地震
 在1999年9月21日的午夜過後,一場規模7.3的地震沉重地打擊了臺灣中央地區,也再次改變了我的人生。圖書館如同校園內其他的建築物,遭到了嚴重的毀壞。地震的隔日清晨,館員們聚集在圖書館的大門口,正等待著清理環境的指派(圖12),突然一陣規模6.8的餘震來襲,一開始是上下搖晃,接著四面八方全都搖晃起來;餘震持續了約5分鐘,館員們受到了驚嚇,四處奔散並尋找掩護,同時也目擊了兩個前所未見的驚怖場景。

圖書館的三棟建築物,特別是最高的塔形書庫,伴隨著可怕的龜裂聲,開始劇烈地左右搖晃,一再互相撞擊,瓦礫也開始掉落;這是因為三個建築物:高塔書庫、馬桶座型閱覽室與中間的串連結構高度各有不同,當地面開始搖晃時,各自產生不同的晃動節奏。建築物彼此的猛烈撞擊,對側壁產生巨大影響,最終造成了圖書館的致命傷害。最糟糕的是,在高塔書庫內部,乘載著沈重書籍的層層鋼製地板像巨大果凍般搖晃,加劇了高塔書庫的擺動。而第二個可怕的場景,是中興湖的湖水在餘震中來回激盪,並於短短數秒鐘內就形成長形波浪席捲上岸,令人驚恐。這一天,雖然餘震不斷,但其規模與發生頻率已逐漸下降;到了第二天清晨,餘震的現象開始平緩下來,圖書館員們也如往常般於八點整準時出現,沒有任何一人缺席。館員們進入館內,開始清除瓦礫並將地震的殘骸分類(圖13)。

他們發現圖書館牆壁破碎、天花板掉落、樑柱產生了交叉龜裂的痕跡(圖14&15),簡直如同廢墟。令人驚訝的是,馬桶座型閱覽室的主要結構仍然完整,但高塔建築物已完全損毀。高塔書庫的所有支柱從底部裂開,呈鋸齒狀的裂痕布滿了水泥牆。而對我來說,很幸運的,發生地震的那天晚上,我待在館長辦公室裡,毫髮無傷地存活了下來。

重建與重逢
在921大地震後,學校立即展開一系列的修復工作,並重新開始行政與學術活動,損壞的建築物也開始重建。圖書館員暫時遷移至馬桶座型建築物中工作,在短短幾天內便使館內各單位恢復正常運作。然而,除了馬桶座型建築物外,圖書館原先的三棟建築物中,已有二棟遭受嚴重的損壞,校長最終決定重建圖書館。而重建工作首要需將原圖書館內的所有書籍和物品,分別遷出置放於校園內的五處地點。其中最值得一提的便是2000年3月9日的「人龍傳書」活動。當時,將近1500名自願幫忙的學生與教職員工們,排列成兩道「人龍」,從已成為廢墟的圖書館中,合力將書籍以徒手接力方式運送至惠蓀堂(圖16)。

在其後的某一天,那位曾從地下室將我解救出來、並歷經921大地震的館長,離開了圖書館,調任至某處擔任不同的職務。自此之後,經過長久的一段時間,我再也沒有見過他。我被搬運到農藝系館一樓,當時它是圖書館的臨時服務據點之一(圖17)。這裡被濃密的植被所包圍,既陰暗又潮濕,即使是在正午時分,也只能照到一點陽光。光線非常昏暗,並不適宜閱讀。在農藝系館,我再次被當作閱覽桌使用,但在如此幽暗的環境之中,並沒有任何人注意到我。

很快地,六年的時光又過去了。嶄新的圖書館—即現在的圖書館—於2005年重建完工,這是一棟有著許多寬闊玻璃落地窗的七層樓建築(圖18)。

新的圖書館比原先的馬桶座圖書館多了三倍的空間,並提供1500個閱覽席位與多項新穎的設備(圖19&20)。在盛大開幕式的前一週,我被搬回了新的圖書館,原本殷殷期盼著能回歸本位、再次以閱覽桌身份為大家服務的我,卻眼見一批嶄新氣派的桌椅設備,已從最底層樓到最高層樓,佔滿了圖書館的每個角落。圖書館已沒有我的立足之地了,最後,我落腳於遙遠的四樓走廊某處。

從那時起,我變成了館員們拆裝釘書籍及庶務作業使用的美工桌。又是另一個12年飛逝,我身上有著無數的傷口、割痕,背上還有許多的黏貼殘跡及乾掉的膠水痕。

直到某天,那位曾經拯救過我、調職遠去的館長再次出現,他留意到我黯然地站在那黑暗走廊之中。而我的生命歷程再次改變,我又與18年前曾幫我修整的那位木匠相遇,經過拋光與上漆後,我變得更加閃耀而容光煥發。這次,我的任務是作為一張別具意義的展示桌(圖21),訴說著我所經歷過的真實故事。

親愛的朋友!歡迎來圖書館四樓的傳承專區拜訪我!我會告訴你更多有關圖書館的故事,當然,還有我自己的故事。那是一個從一棵巨大的紅檜變成閱覽桌,從棄置不用的庫存桌到庶務美工桌,到如今成為具有歷史意義與價值的資深展示桌之精彩人生。


附錄:省立農學院前的圖書館簡史
中興大學圖書館最早可追溯至1919年至1945年的日據時期。起初,殖民政府於臺北設立臺灣總督府高等農林學校,也就是中興大學的前身。1943年,於臺中橋子頭設立臺中校區,並於該年十月遷校,圖書館也於此時正式設置。當時的圖書館座落於椰林大道底端的小禮堂北翼(圖A-1),佔地約有590平方公尺,亦為現今中興大學圖書館的起源。1945年日本撤臺後,學校改名為臺灣省立農業專科學校,又於隔年更名為臺灣省立農學院,並分別於農業經濟學系與森林學系設置圖書館分館。此時的館藏量約有27,000冊,主要集中於農業與其相關領域。
威哥-現在的他成為一張別具意義的展示桌,而旁邊牆上的掛圖裡,是約50年前的2位學生,正在威哥旁討論課業。請注意左邊木頭連接著兩支桌腳間的短桿。這支短桿在過去因不明原因斷裂,而僅靠著底下的木頭來支撐著。這記錄了威哥過去受到極深的創傷。

威哥-現在的他成為一張別具意義的展示桌,而旁邊牆上的掛圖裡,是約50年前的2位學生,正在威哥旁討論課業。請注意左邊木頭連接著兩支桌腳間的短桿。這支短桿在過去因不明原因斷裂,而僅靠著底下的木頭來支撐著。這記錄了威哥過去受到極深的創傷。

1950年代,於圖書館中勤奮向學的莘莘學子。每張閱覽桌通常坐4個學生。

1950年代,於圖書館中勤奮向學的莘莘學子。每張閱覽桌通常坐4個學生。

剛修整成閱覽桌的威哥:下方有兩支橫桿連結做為腳踏之用的閱覽桌,桌板是整塊實木紅檜切割而成,年輪超過160歲。

剛修整成閱覽桌的威哥:下方有兩支橫桿連結做為腳踏之用的閱覽桌,桌板是整塊實木紅檜切割而成,年輪超過160歲。

Back
TOP